口袋空空

谢谢大家!

今天算是一个小小的纪念日,写得不多,还是新手,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

总能找到你

蓝:君莫笑,又是你?!

叶:不管你换多少小号,只要你还在玩荣耀,我就能找出你。/抽烟.jpg

今天看到一个关注的太太开了小号,太太的文写的好,大家总能找到的。

生日快乐

蓝:等我哦。
        不用等太久,我很快就能赶上你了。

        (因为我每年可以过两次生日啊^O^)

20岁生日快乐

叶:小蓝,我20岁了。
       不用去太远了,台湾就好。
       我等你。

[叶蓝]试后


叶修上午跟蓝雨战队沟通完,谢绝了喻文州说一起去蓝雨食堂共进午餐的邀请,轻车熟路的溜到蓝溪阁公会工作室门口。

因为是午饭时间,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在进进出出,看见叶修也不吃惊,叶修一边和周围的人随意的打着招呼,一边站在工作室门口往里面张望。

叶修看着蓝河的位置上空着,就问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的笔言飞:“蓝河呢?”

笔言飞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春易老在工作室最里面在位置上吼了一声:“请假了!”估计看见叶修出现就知道他要找谁了。

“请假了?”叶修疑惑了一下,掏出手机,拨了一个最近联系的号码。蓝河可是相当敬业的,一般没特别特殊的情况都不会耽误工作。

电话通了,没人接,也没有挂断,叶修一直重拨,都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嗒”,门开了,有人进来了。

蓝河蒙在被子里,睡也睡不着,起也不想起。有人来了,也不想管,反正这房子的钥匙除了他就只有一个人有。

叶修走到床边坐下来,想把蓝河蒙着的被子拉开来,没想却被蓝河从里面死死的拉住了。

“怎么了?”

“很不舒服吗?班都不上了。”

叶修一手轻轻拍着被子,一手拿起蓝河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熟练的划开密码,打开通讯记录一看,好吧,笔言飞的电话就接了,就他的电话一个没接。

看来不严重。

“你在生气?”叶修凑近被子,轻声的问到。

“你烦不烦?!”哪想蓝河突然拉开蒙在头上的被子,正对上叶修凑过来的脸,距离近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叶修迅速的坐直拉开了距离,蓝河也把头转到一边。

两个人尴尬了好一会,还是蓝河先打破了沉默:“你怎么回来了?”

“谁让你不接电话,我不回来看看,要是有什么事,蓝雨上下不得找我要人?”

“切,跟你有什么关系?”

“还没关系?”叶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起了原本带着几分戏谑的脸。

蓝河难得看到叶修这么严肃,无奈的坐起来,用手抹了一把疲惫的脸。

“你先出去吧,我要起床去上班了。”

叶修又拿出他惯用的嘲讽脸,嬉皮笑脸的对蓝河说:“你还没吃饭吧,家里有什么吃的?”

“不知道。”

蓝河把脸埋在手里,看起来完全不想要起床的样子。

“那我去看看。你快一点,我下午还要和你们战队开会。”

叶修说完出了房间,把门关上,把蓝河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厨房里叮叮当当好一阵忙乱,也不知道叶修在弄什么。

等蓝河从迷糊中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动静了。

蓝河换好衣服,晃晃悠悠的出了房间,到卫生间洗漱好,出来一看,客厅的桌上放着两碗泡好的方便面。

叶修正站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他。

“面冷了,要热一下吗?”

“不用了。”蓝河坐下,端起一碗就吃。从昨晚饿到现在了,那还管热不热。

叶修摁灭了烟,也走过来坐下,吃起另一碗。

“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要去战队吗?”蓝河边吃边问。

“什么时候蓝雨要给我打考勤了?”

切,蓝河送了叶修一个白眼。

蓝河三两下吃完面,抽了张纸巾抹了下嘴:“你慢吃,我走了。”

“诶,别急啊,一起啊。”

“蓝雨要给我打考勤!”蓝河拿起手机钥匙就准备出门。

叶修喝完面汤就跟过来和蓝河一起在门口换鞋。

“你要是不喜欢,晚上我去住酒店吧。”

“随你!我晚上通宵。”

“啊,好可惜啊。我明天要回兴欣了。”

“你滚!”

[叶蓝]试一试

       “别开灯。”
       叶修刚从被子里伸出手摸到床头灯就被旁边的蓝河叫住了。
       叶修转过头看着还蒙在被子里的蓝河,掀起一点点蒙着蓝河头的被子,轻声的问到:“怎么了?”
       蓝河没有回答,把被子裹得更紧了。
       “不舒服?”
       “没有。”闷闷的声音从被子里传来。
       “昨晚酒喝太多了?”
       “不是!”
       叶修不放心的又去揭蓝河蒙着头的被子。
       蓝河把自己紧紧的缩成一团。
       “你先走吧。”
       “嗯?你真的没事?”
       “嗯。”
       “如果不喜欢就跟我说,知道吗?”
       “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
       “那一会儿见?”
       “嗯。”

开始[叶蓝]

        某届荣耀全明星周末,蓝雨主办

        机场接机处,一群身穿蓝色西装的男青年吸引了人们的注意。二十多个男孩子,年纪都是二十岁上下,全部都是浅蓝色西装,白色衬衫,蓝色领带,西装面料还有点闪光,站在一起,像一片湖光,简直亮瞎了过路人的眼。
        这是蓝雨俱乐部派来接机的工作人员,今年蓝雨战队向所有荣耀联盟的战队发出了邀请,二十四个战队将会全部集结在G市,参加今年的全明星周末。二十三个客场战队将会有专人全程陪同,蓝河几天前已经接到通知,网络工会工作室除了必要的人员之外,全部都要参与到全明星周末的工作。
        今天春易老带着蓝河、入夜寒、曙光旋冰、笔言飞也加入了接机大队。早上蓝河把前两天放下来的已经洗干净的西装拿出来的时候还觉得很不习惯,领带这种东西更是很久没有系过了,看着镜子里拨弄了一下头发,感觉自己是要去参加婚礼。
        结果一出门,走道里一水的蓝色,妈呀,这是要去参加集体婚礼吗?
        隔壁的笔言飞正好看到他,赶紧叫到:“蓝河!快来帮我一下!”原来笔言飞的领带还没系好。蓝河过去帮他把领带系好,整理了一下衣服,上下打量了一下,满意的拍了拍笔言飞的肩膀。
        “还好遇到你,不然我还弄不好这破带子。俱乐部这是搞什么鬼啊?”
       “别说了,快走吧,大春已经在等我们了。”
       “今天会见到很多大神吧?”
       “嗯,还有和大神相处几天的机会,很难得的。”
       “你跟哪队?”
       “我?我的偶像只有黄少。”

         随着一群粉丝的欢呼,兴欣战队正从出入口出来,接待工作负责人和蓝河赶紧朝他们走过来。
        “你们好!”
         陈果听见有人跟他们打招呼,赶紧将正举着拍照的手机收好。
        “哈哈哈,你们好!你们好!”陈果一边哈哈一边伸出手跟负责人握手。
        “老板娘,你先把口水擦擦好吗?”叶修在旁边嘲讽到。
        “有吗?”陈果居然信以为真,拿手背擦了擦嘴,“这阵势很壮观啊。”
        “过奖了,这是负责你们这次行程陪同工作的蓝河。”负责人向陈果介绍了一下蓝河。
        蓝河过来的时候就看到叶修了,两个人只是笑了一笑,算是打过招呼了。
        “请大家跟我来吧。”蓝河说到。
        “好的好的。”陈果转身招呼正在给粉丝签名的各队员,跟着蓝河向停车场走去。
        叶修一边戴上墨镜,一边跟在蓝河身后说到:“你们蓝   雨应该给我们每个人配一副墨镜,真是闪瞎眼了。”
        “有吗?”蓝河问。
        “微博上已经传疯了!”苏沐橙凑过来说。
         “你们蓝雨是打算大打牛郎牌吗?”
         牛郎牌?
         蓝河无力吐槽。
        “你们打算把庙家发扬光大吗?”叶修问。
        “你们真的没有女生吗?”苏沐橙问蓝河。
        “并不是。只是战队目前没有女选手而已。”蓝河说。
        不一会儿就走到给兴欣安排的大巴车前,蓝河站在车门边:“大家上车吧,我们先去酒店。”
        等大家都上了车,蓝河最后才上来,看了一下,跟陈果确定了一下没有人落下后跟司机说了一下,司机就准备开车出发了。
        “请大家系好安全带。我是蓝雨俱乐部的蓝河,很高兴这次能陪同大家参与全明星周末。”
       “你这几天一直跟着我们吗?”陈果问蓝河。
       “是的。”蓝河答到。
       “你让他先坐下来吧,开车了。”叶修从后面的位子上伸出头来说。
       蓝河在陈果旁边的座位上坐下来,系好安全带。
       “你叫蓝河?”陈果问。
       “是的。”
       陈果转头看向叶修,眼里满是惊喜和询问。
       “就是你想的那个蓝河。”
       “真是绝色啊!”陈果拉着蓝河的手不停摇。
        陈果其实跟蓝河不熟,她熟悉的是兴欣公会里的绝色,她当然知道绝色就是蓝溪阁的蓝河。
        陈果一边拿手机,一边问:“不介意我拍个照片吧。”
蓝河笑笑,没拒绝。
        一会儿功夫陈果就拍了蓝河的照片,传到微博上。

        真绝色!

        配上一张她刚才拍的蓝河的照片。照片上的蓝河半侧着脸,带着淡淡的笑,配上浅蓝色的衣服,真是自带柔光效果。
        微博一发,首先车上的都全转发起来。
        伍晨在微博上恭喜老板娘找到新欢,陈果回了一句:不是,是绝色,真绝色!
        伍晨微微一想,就明白了。
        这条微博在兴欣内部也开始转发起来。
        明白的人知道这是绝色,不明白的也觉得是绝色。
        叶修也难得的转发了这条微博。

        车到酒店门口停下,蓝河带领着兴欣众人到酒店领好房卡,帮大家安排好房间,让大家先回房间休息。
        陈果一路上拉着蓝河问东问西,蓝河也很有耐心的对陈果的问题是有问必答,还很有风度的帮陈果拿着行李,这让陈果对蓝河很是喜欢。

        一会儿,叶修拿着烟走到陈果她们房间的门口。
        “走廊上不能抽烟的。”
        “你怎么还在这儿?”叶修问正站在门边的蓝河。
        “一会儿小蓝带我们出去逛逛。”陈果一边收拾东西,一边说,“你来干嘛?”
        “出来抽烟。”
        “啊?你不是和老魏一间房吗?”
        “嗯。”
         蓝河也看着叶修,房间的安排他们都有考虑过,比如把苏沐橙和楚云秀安排在一个房间。叶修和魏琛在一起不正好抽烟?
       “老魏不让你抽烟?”陈果也很意外。
       “不是,是有人来了。”
       “谁?”
        叶修没回答。
        “方世镜?”在房间里等着一起出门的苏沐橙问到。
        “你们怎么去?”叶修没有回答苏沐橙的问题,而是叉开了话题。
        “我借了俱乐部的车。”蓝河晃晃手里的车钥匙。
        “你还会开车?”
        “……”
        “带带我呗。”
         蓝河没有直接答复叶修,而是看着陈果。
        “你要去就去呗。”

         五个人刚好坐一个车,三个女生坐后排,蓝河开车,叶修坐副驾驶座位上。
       “大家都系好安全带。”
       “你技术很差?”叶修边说边乖乖的系好了安全带。
       “小蓝,别理他,我们出发。”陈果在后排说到。
       “嗯。路程不远,很快就到。”蓝河说完就专心开车了。

        叶修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揉了揉酸痛的双眼。车已经停在一个地下停车库,蓝河坐在旁边的驾驶位上玩手机。
       “叶神,你醒了?”蓝河看了看刚醒过来的叶修。
       “我睡着了?”
       “嗯。”
       “她们人呢?”
       “去楼上商场了。”
       “没让你去帮她们拎东西?”
       “她们不放心你一个人在车上。”
       “呵。她们没叫醒我去帮她们拎东西已经很奇怪了。”
        叶修掏出烟准备点上。
       “叶神,车上不能抽烟。”蓝河说。
        叶修听了,摇下车窗,把头和手伸到车窗外,点燃了烟。
        这就算是在车外抽烟了?蓝河很无语,但看到叶修刚才在车上的一会儿时间都能睡着,想必真是很累吧。
        叶修一边抽着烟,一边侧头看着蓝河。
       “你在玩什么?”
       “刷微博,聊QQ。”
       “今天网上很热闹吧?”
       “嗯。”
       “你别把老魏的事发到网上。”
       “老魏?”蓝河歪头想了想,明白过来,“我没有。”
       “不过,是真的吗?”蓝河问叶修。
       “什么真的?”
       “魏琛和方世镜。”
       “你觉得呢?”
       “不知道。反正传了很久了,从魏琛还在蓝雨的时候就开始传了。”
       “你怎么看呢?”
       “我?他们开心就好。”
        叶修转头又深深的吸了口烟。
       “把你手机借我用一下。我的没带。”
        蓝河把手机递给叶修。
        好家伙,QQ群消息不停往上跳,蓝雨负责接待的人员正在  群里聊各队的见闻。
         “我真没说。”蓝河看着叶修说。
         “不是。我打个电话。”叶修拿起手机拨了一个号码。
         “喂?”
         “你们注意一下时间,别晚了影响晚上的活动。”
        原来是打个苏沐橙。
        “知道了。”
        挂了电话叶修把电话递给蓝河。
        蓝河拿过手机说到:“我刚才给陈姐发过微信了,她们一会儿就下来了。”

        恭喜叶神取得蓝河手机号、微信号的成就。

[叶蓝]荣耀七夕

        这个短文从七夕写到现在,中间很长一段时间写了一半就放着没动了,不知道要怎么写下去。今天再看,事前也没想好要怎么继续,看着就自然而然的写下去了,好像两个人的对话就是这样的,也许这就是日常。

        荣耀今年的七夕节活动从当天0点开始了,为了避免与某些大神和职业选手竞争,各大公会从0点活动一开始就全员奋战。
        蓝溪阁也不例外,网游公会的工作室里坐无虚席,原本该休息的人员都没休息,每个人桌上都放着一叠帐号卡。一个号的次数刷完马上又换一个号,抢在职业选手起床前尽可能多的争取到活动成果。
        蓝溪阁五大高手作为公会核心更是要至少奋战到24时活动结束才能休息,自己分配到的号刷完,还要带别的会员完成活动。
        早上八点,陆陆续续有一些他们一直在关注的角色上线了。职业选手起床了,不一会儿最拉仇恨的一队上线了,兴欣众人上线了。
        “君莫笑没上线?”
        兴欣其他人的角色都上线了,唯独叶修的君莫笑没上线。
        “是不是上的马甲?”
        几个人把各自的好友列表从头拉到尾都没看到应该上线,却没有上线的名字亮着。
        “蓝河,怎么回事?”笔言飞大声的问蓝河。
        “我哪知道?”蓝河也看着自己的好友列表。
        “问一下啊?”
        ……
        蓝河真有点无语了,哪儿问去?
        我们到底是盼他上线还是不上线啊?

        “蓝河,叶神找你。”
        蓝河听到下意识就去看自己的消息提示。
        “不是,在门口。”
        “啊?”蓝河不敢相信的回头看了一眼门口,叶修正靠在门边朝他挥了一下手。
        蓝河把自己的号停在一个安全的地方,跟队友打了个招呼,就起身走到门外。
        “叶神怎么来了?”
        “过节嘛。”
        蓝河听到这个答案愣了一下,“跟蓝雨有活动?”没听说两家俱乐部今天有什么活动啊。
        “不是,就是突然想来看看你了。”
        蓝河真是无语了,这话接不下去了。
        “一会儿要去战队那边吗?”蓝河转移话题。
        “不,少天他们不知道。”
        “哦。”
        叶修看蓝河好像没话说了,就问:“你们工作室还有空的电脑吗?今天的活动任务我还没做。”
        “没了,我帮你去隔壁找一台吧。”
        “那怪麻烦的,你宿舍有电脑吧?”
        “嗯。”蓝河觉得有哪里不太对,但还是说到:“我把钥匙给你。”
        蓝河从钥匙扣上把自己宿舍的钥匙取下来递给叶修。
        “谢谢啊,你快进去吧,今天肯定挺忙的。”
        “不用我带你过去吗?”
        “不用不用,我去过一次就记得路了。”
        叶修挥挥手,让蓝河进去工作室,自己转身就朝蓝雨战队工作人员的宿舍走去。

        蓝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继续带队。
        不一会儿,君莫笑上线了。
        “晕,刚才叶神不还在这里吗?在哪里上线的?”
        蓝河没说话,生怕二笔问他,他都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说在自己的宿舍?
        这也有点太离谱了。
        二笔见没人说话,起身出了工作室。

        “叶神,你到了?”
        “到了,丢不了。”
        “哦。”蓝河回着,不知道他有没有发现桌上的烟灰缸,蓝河本来不抽烟,但不知道为什么竟然买了一个放在宿舍电脑桌上。
        “叶神,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说了来看你啊。”
        “说正经的。”
        “这就是正经的。”
        “你是来睡觉的吗?”
        “……”这次换叶修无语了,“这就是你希望的正经的?”
        蓝河没回话,换了角色继续刷活动。
        一会儿二笔从外面转了一圈回来,说:“没有,左右办公室都没有,他在哪儿上的网啊?”
        “可能是在战队那边。”曙光说。
        “哦。”二笔这次总算乖乖的坐回位置了。

        平静了没十分钟,蓝河电脑右下角的QQ闪了,打开是君莫笑的消息。
        君莫笑:你忙好了吗?
        蓝河:你任务做好了?
        君莫笑:完了。
        蓝河:😓好快。
        君莫笑:还好。你呢?
        蓝河:还早,号多。
        君莫笑:拿来,我帮你刷。
        蓝河:不用了吧。你一欣兴大神帮蓝溪阁刷小号,传出去太掉面了。
        君莫笑:还是大老远坐着飞的来帮刷小号。
        蓝河:呵呵。
        君莫笑:你速度点。
        蓝河:要不你先睡会儿?
        君莫笑:你不会真以为我来是为了睡觉吧?
        蓝河:会长叫我了,先忙去了。
        蓝河不管君莫笑再说什么,专心刷任务了。
        然后就看见公会频道里不停有人说任务被君莫笑捣乱搞砸了。
        蓝河又只能主动在QQ上敲君莫笑。
        蓝河:叶神,你这又是干嘛呢?
        君莫笑:我想帮你早点刷完任务,你Q上不理我,我只能自己去找了。
        蓝河:真不用了,任务不复杂,我可以自己做完的。
        君莫笑:你要做到什么时候?
        蓝河:呃……
        这个还真不好说,按常理遇上活动,他们这些公会精英那肯定是24小时不能停的。
        蓝河:我尽快。
        叶修这下总算是安静了。

        等到蓝河再注意到QQ有新消息提示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了。
        君莫笑:你还没下班?
        蓝河:……
        君莫笑:你们蓝雨还有没有人性?
        蓝河:……
        君莫笑:这是自动回复吗?
        蓝河:不是。
        君莫笑:你都不会来问问我要不要吃午饭吗?
        蓝河:我想你可能睡了。
        君莫笑:你想对了。
        君莫笑:那晚饭呢?
        蓝河:我忘了。
        君莫笑:你吃了吗?
        蓝河:好像吃了吧。
        君莫笑:你从0点到现在都没休息过吧?
        蓝河:嗯。
        君莫笑:累吗?
        蓝河:不累。
        君莫笑:什么时候下线?
        蓝河:今天难得某人不在线,所以要尽可能多的做任务。
        君莫笑:原来如此,就是我不上线,你就没法下线?最好我能睡到12点?
        蓝河:叶神,不是故意不陪你的。
        君莫笑:我走了。
        蓝河:叶神,对不起,别生气。
        君莫笑:我订了八点回杭州的机票。
        蓝河:哦,叶神慢走。

        晚上十点多,君莫笑突然上线了。
        众公会都密切关注着,但是可能活动很快就要结束了,君莫笑自己的活动任务已经完成,也没有要去帮忙别的号完成任务的意思。看起来只是随便闲逛,偶尔看谁不顺眼就顺手杀掉。
        这很快引起了蓝溪阁会长春易老的注意。
        这大神的顺手太巧了,全是他们蓝溪阁的剑客。
        “蓝河!”大春直接在游戏外叫了一声蓝河,“叶神在哪儿?”
        蓝河很是无语,怎么总问他,不过他还真知道:“回去了吧。”
        “你去问一下,什么情况?我们哪儿得罪他了,他想干嘛?”
        “哦。”这时的蓝河正开着小号刷任务,一天都在做重复的动作,脑子都麻木了。游戏里,只是听说君莫笑上线又在作乱了,到具体作什么乱他没关心,这时大春吩咐下来,只能去招呼。
        小号没有加君莫笑好友,蓝河直接在QQ上发消息给叶修。
        蓝河:叶神,到了?
        君莫笑:总算出现了。果然还没有下线。
        蓝河:叶神,我们蓝溪阁哪里得罪你老人家了?
        君莫笑:你说呢?
        蓝河:今天真不是故意不陪你的。
        君莫笑:呵呵
        蓝河:下次叶神你来提前说一声,我陪一天。
        君莫笑:一天?
        蓝河:几天都行,只要你高兴。
        一向回复很快的叶修,突然短暂的沉默了,过了一会儿,蓝河收到了君莫笑的回复消息。
        君莫笑:要是有一天你能叫我名字,我就高兴了。
        蓝河:叶修?
        君莫笑:嗯。快去休息吧。
        蓝河:很快就有人来接班了。
        君莫笑:12点?
        蓝河:差不多吧。
        蓝河一边跟叶修聊,一边了解了一下叶修怎么折腾他们蓝溪阁了。
        蓝河:大神,以后有事直接招呼我行吗?大家练号都不容易。你要想解气,我上大号让你杀行不?
        君莫笑:我没生你的气。
        蓝河:大神,我要下了,你也早点休息吧。
        君莫笑:我今天睡了一天,精神好得很。
        蓝河:大神,我错了。
        君莫笑:还不下?
        蓝河:下。
        君莫笑:好好休息。

        12点了,游戏里活动结束了。
        蓝河,一边退QQ,一边跟大春打了个招呼,就退了游戏。

        叶修见蓝河退了QQ,就跟往常一样跟公会的人刷副本去了。
        正刷着,一条消息提醒,叶修一看是蓝桥春雪的消息。
        蓝河不是应该下班了吗?现在这个号是其他人在用?有什么事找自己?
        点开消息一看:叶神,我宿舍的钥匙呢?

        蓝河现在正有气无力的坐在公会工作室的电脑前,好不容易下班了,走到宿舍才想起了房门钥匙给叶修了。开不了门,只得又回到工作室。

        君莫笑:不好意思,走的时候忘记还你了,暂时放我这儿吧,你找管理再配一把。

[叶蓝]有一天

时间有点乱,可能单看这一篇会觉得很奇怪,写的时候就是一些段子,并没有什么大纲,所以有时间可能会弄个目录,如果有人看的话,其实我还不太懂这些。


君莫笑:你很久没回来了?

蓝河看着收到的QQ消息有点恍惚。有多久没收到叶修的消息了?这条消息来得突然,事前一点征兆都没有,也没个前言后语的,蓝河一时都不明白是什么意思。

蓝河:?

君莫笑:家里什么吃的都没有。键盘上都蒙了一层灰了。

蓝河:……

君莫笑:你什么时候回来?

蓝河:你在哪儿?

君莫笑:你说呢?

蓝河:我还没下班。

君莫笑:别太累了,早点回来。

蓝河:知道了。

蓝河看着聊天记录有点不知所措,把手边的工作草草收拾了一下,拿着包就出了公司。

这个家自从叶修走了之后,蓝河基本上没有回来过。最开始24小时呆在公司,除了工作就是工作,强迫自己不停的工作,没时间去胡思乱想,实在撑不住了就在办公室的沙发上躺一会儿。那时候连回来拿件换洗衣服的勇气都没有,让秘书帮忙买了几件新的。后来忙工作就忙成了习惯,干脆在办公室附近租了间公寓,这里就更没必要回来了,就这么一直保持着原样。

蓝河拿出包里一直带着,却很久没用过的钥匙开了门。家里窗帘都拉开了,房间的灯开着,浴室里传来哗哗的水流声,好像回到了叶修离开之前。

蓝河心里开始有点小小的期盼,是不是有了转机?但是理智的蓝河知道,如果哪怕只有一丁点余地,叶修也绝不会允许他们走到这一步。不过那是个总在创造奇迹的人,所以……

“你回来了?快进来啊。”听到开门声,叶修从浴室里伸出湿漉漉的脑袋,看着蓝河。

“哦。”蓝河看着叶修,曾经朝夕相处的脸,现在已经在很长一段时间只能隔着屏幕看一看了。蓝河停止了自己内心的纠结,进屋关上门。

“我把家里打扫了一下,不错吧?”叶修一边用毛巾擦着头发,一边说,“不过没有吃的。我们是先出去吃点东西,还是你先洗个澡,我们再出去吃饭?”

“你怎么来了?”蓝河没有回答叶修的问题,而是又提了一个问题。

“刚好来这边办事,偷偷跑出来了。”

蓝河刚换好拖鞋,听到这话,愣住了,看着叶修。

“不是离家出走,明早就回去。”

蓝河自己也明白叶修不可能再离家出走了,谁都不是可以幼稚的年纪了。

蓝河把包放在门口的鞋柜上,走进屋里,房间叶修都打扫过了,浴室里还有刚洗完澡的热气,厨房电水壶还插着电,阳台门和房间窗户都开着,空气里一点没有很久没住人的霉味。床边的电脑桌上两台电脑都开着,一台停留在荣耀的登陆界面,就等插卡。一台还开着QQ对话框,是叶修刚才跟蓝河聊天用的。

“怎么没什么精神?最近很忙吗?”叶修伸手想揉揉蓝河的头发。

“还好。”蓝河微微偏头躲开了。

叶修愣了一愣,叹了口气,拿起电脑桌上的烟,点了一根,坐在床边。

“过来坐吧。”叶修拍拍身边的位置,示意蓝河坐在身边。

蓝河走过去拉了一张电脑椅坐在叶修对面,把桌上的烟灰缸往叶修那边推了推。

“最近怎么样?”叶修问。

“还好。”蓝河低着头。

“怎么了?这段时间心里很不好受吧?我也一样啊。”

蓝河低着头没说话。

“你今天是周哲楷附身了吗?”

“没有。”

“我知道自己做得很过分……”

“我没有怪你。”蓝河打断了叶修的话,“我知道这是你能想出对我最好的办法了。”

叶修深深的吸了一口烟,沉默了一会儿说:“最近的事你知道了?”

蓝河把低着的头偏向一边,没有回答。

“怎么不说话?”

“不知道你说的什么事。”蓝河小声的说到。

“我的事。媒体报道的你看到了?”

“嗯。”

“你怎么想?”

蓝河惊讶地看着叶修。我们分手了,你有了新的女朋友,新的助理,问我怎么想?蓝河完全不明白叶修想说什么?

“逢场作戏,你明白吗?”

蓝河看着叶修皱了皱眉。

“你应该知道我不可能用看你的眼神去看他们的。”叶修用双手捧着蓝河的脸,“你是不一样的,独一无二的。”

良久,叶修看着蓝河眼里的点点星光由最初的闪烁慢慢的变成一片蓝,平静而深邃。

蓝河将叶修的双手从自己的脸上移开,微微笑了一下,很认真地说:“可我不想跟别人分享你。”

叶修无奈的看着蓝河,蓝河也看着叶修,两个人都不说话。

叶修叹了一口气,“先去吃饭吧。”

“不用了,我的车停在楼下,不能停太久。”

“这么急?”

“最近比较忙,我在公司附近租了房子。你自己随便吃点什么吧,明天走的时候把门窗关好就行了。没事,我走了。”

“死倔。难得回家一次,一晚上都不呆吗?”

原本已经起身往门口走去的蓝河停了停,“家里人没有了,我的家也就没有了。”说完,头也不回地走出了门。


晚上,叶修的QQ收到蓝河的一条消息:我不想一直在你身后被保护,有一天我想成为能跟你并肩的人。

叶修会心一笑,敲下一句:我等你。


这才是我最爱的蓝。


[叶蓝]再次相遇

荣耀职业联盟联赛第N轮,蓝雨主场

蓝河跟公会的同事正拿着资料和饮料等东西往兴欣战队的休息室走去,他们刚从蓝雨战队的休息室出来,虽然大家不是第一次近距离接触战队的队员,但是还是忍不住兴奋异常,都走到兴欣战队的休息室门口了,笔言飞还在手舞足蹈的说着刚才看到郑轩的事。

哪知就在这时身后的门突然就被打开了,笔言飞完全没有防备,被门一推,直接就扑倒了前面的蓝河。两个人一起倒在走道地板上。

笔言飞后面被门撞了头,前面又跟蓝河撞了脸,倒地后就痛苦的滚到一边仰躺着。蓝河只是被撞了脸,但是被笔言飞扑倒摔在地上,一时也只能捂着脸坐在地板上。

“不好意思。”开门的人感觉撞了人,赶紧出来道歉。

蓝河移开手一看,居然是叶修。没想到第一次见面居然是这样的。

“我想出来抽根烟,没想到外面有人。”

叶修蹲在仰躺着的笔言飞身边,关切地问道:“你没事吧?”

笔言飞扭曲着脸摇摇手。

“发生什么事了?”陈果听到外面的动静,伸出头来看了看。

“没事没事。”大春一边跟陈果说着,一边捡着散落在地上的资料。

“叶神,你先进去吧,他们俩没事的。一点小小的意外,不要影响了你们比赛。”大春说着,来到叶修的身边。

“你真的没事?”叶修还是关切的问着笔言飞。

“没事。"

叶修听到笔言飞的回答后抬头起来看着蓝河:“你呢?”

“没事。”蓝河已经从地上站起来了,拍着裤子上的灰。

“叶神,你别担心了。”大春一边让叶修进休息室去,一边对蓝河说:“蓝河,你跟笔言飞先去一下医务室吧。”

“哦。”蓝河扶着笔言飞站起来,抬头正好看到已经走进休息室门口的叶修正回头看着他。

门在下一秒就被大春关上了。

晚上比赛结束,公会的成员还得继续完成这一天的公会任务,蓝河刚上线,就收到君莫笑的消息。

“你和你同事没事吧?”

“没事。”

“真不好意思。”

“没什么,是我们自己不小心。”

“没破相吧?”

“没。”

“你同事呢?”

“他?你担心他的脸还不如担心他的脑子。”

“有道理,他脑子还好吗?”

“你要看看吗?”

……

“你们在哪儿?”

“xxxx.xxx”蓝河报了一个坐标,“你要来看他的脑子吗?我去叫他。”

等叶修跑到蓝河报的坐标位置后,正好听到蓝河和笔言飞在语音。

“叶神一会儿要过来,来看看你的脑子有没有被撞坏。”

“啥?”笔言飞一时没反应过来。

“叶神觉得不好意思,下午比赛前开门把你撞了。”

“哦。那有没有什么补偿啊?”

“你想要什么补偿?”叶修走近突然问到。

蓝河和笔言飞刚才聊天没怎么注意周围,没想到这么快叶修就到了。

“叶神好!”笔言飞特有礼貌。

“你想要什么?”叶修问。

“我们刚才开玩笑的。”蓝河说。

“真的可以要吗?”笔言飞问叶修。

“你要什么?”叶修问。

“你想干什么?”蓝河不解的问笔言飞。

“可以要兴欣全队的签名吗?”笔言飞问叶修。

“什么?”蓝河惊讶的问笔言飞,“你脑子真撞坏了?你要兴欣的签名干嘛?”

“这说明他的脑子没坏。要蓝雨的,我也没有。”叶修说到。

“要全队的可以吗?”笔言飞继续确定到。

“可以,你什么时候要?”

“什么时候可以有?”

“现在就可以。”

“那我现在就要!”

叶修把他们兴欣住宿的宾馆名字告诉了蓝河和笔言飞。
基本上来G市客场作战的战队都住在这个宾馆。离蓝雨战队基地不远,蓝河他们也很熟悉。

“我们马上来!”

笔言飞瞬间下线,留下蓝河和君莫笑一时无话。

一会儿蓝河也下线了。

笔言飞下了线才去跟大春请假说要跟蓝河出去一下。说完拉着蓝河就往外走。就是蓝河下线这一会儿时间,笔言飞差点把蓝河的衣服扯坏。

蓝河跟着笔言飞出门坐上出租车,蓝河很是怀疑笔言飞今天撞坏了脑子,平时也没听说他粉兴欣啊。

“你今天怎么了?”蓝河问笔言飞。

“没怎么呀。”

“你干嘛要兴欣的签名?”

“一时也想不到要别的什么。”

“那你干嘛要呢?”

“能要为什么不要?”

蓝河无语,一时竟想起叶修以前说的一句名言。

很快宾馆就到了,让前台给叶修房间打了一个电话后,两人等了一会儿就看到叶修从电梯里出来。

叶修看见他们招了招手,走了过来。

“叶神你好,我是笔言飞。这是蓝河。”笔言飞自我介绍起来。

“认识认识。要不要上去坐坐?”

“不用了吧。”蓝河回绝到。

叶修递给两人各一本小册子:“这是你们要的签名。”

小册子就是今天的比赛手册,手册上有双方战队所有成员的介绍。

兴欣成员介绍这几页,每个成员介绍后面都有一个签名。连叶修和陈果也在空白处签了名。

笔言飞相当满意,拿在手里翻来覆去的反复看。蓝河翻看了一下,很礼貌的道了谢。

“不用客气,你们没事就好。”

“谢谢你,我们回去了。”蓝河说完就拉着笔言飞往外走。

回到宿舍,蓝河坐在电脑桌前,一边开电脑,一边把叶修给的小册子拿出来仔细的看起来。

其它的签名都很普通,只是在叶修签名的地方,他还写了一句话:蓝保姆,兴欣随时欢迎你。

蓝河看到这句话真是又气又喜。

蓝河当然知道叶修是什么意思。蓝河曾经在兴欣公会成立初期以蓝溪阁卧底的身份帮叶修管理了五天公会,得了个兴欣头号保姆的称号。一段时间里蓝河和叶修也算颇有交情。此后,叶修重回职业圈,和蓝河的联系也就断了。

蓝河私下也有关心兴欣的动态,知道叶修带着兴欣得了联赛冠军,也为他高兴。只是这些好像跟他都没有什么关系了。直到今天的偶遇,直到看到这句话,没想到,他还记得自己。

蓝河上线,收到君莫笑的消息。

“看到了?”

“看到了。”

“怎么样?”

“不怎么样。”

“不考虑一下?”

“不考虑,谢了。”

“真是从没动摇过啊。”

“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我没有忘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