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空空

【叶蓝】受伤了

A

警察叶X黑道蓝

叶修靠在墙角抽着烟,眼光冷冷地盯着蓝河。

蓝河靠在沙发上,白色衬衣敞开着,头发还湿漉漉的,已被汗水沁湿了。头偏向一边,微眯着眼睛,故意避开了叶修的目光。

家庭医生正给蓝河包扎受伤的左手腕。偶尔一下吃痛,蓝河也不出声,只是皱皱眉,但每一次都逃不过叶修的眼睛。叶修也不说话,只通过狠狠地吸烟来平静自己。

医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以最快速度处理好伤口包扎完,匆匆离开房间。

蓝河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叶修又拿出一支烟,边点边问:“这是怎么回事?”

蓝河闭着眼,漫不经心的回答:“没什么。”

叶修:“这样了,还没什么?”

蓝河睁眼看看自己包着白纱布的左手,举起手腕试着转动了一下:“小事情。”

叶修:“你怎么没跟我说?”

蓝河:“说什么?警察叔叔,黑帮火拼。我怕?!”

蓝河用完好的右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也许是躺太久了,头有点晕,身体晃了晃。蓝河摁了摁太阳穴,稳住身形后,慢慢向浴室走去。

叶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他没再说什么,向门外走去。

“别走。”

叶修听见蓝河的声音,转身就看到蓝河已经由刚才逞强的样子变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不忍心走了。

“受伤了。”蓝河举起包着纱布的左手。

五分钟后蓝河就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了。

“住手!纱布要弄湿了!”

“你不是挺厉害吗?”

“白痴啊,你停下来!”

“你混黑道呀,你火拼呀。”

“我受伤了!”

B

黑道叶×警察蓝

蓝河警惕的透过窗帘边的缝隙往外面张望。

“别看了,没人跟踪。”叶修顺手拍开了墙上电灯的开关,屋子里一下亮堂了起来。

“你干什么?小心点好。”蓝河一边责备叶修,一边仍警惕的观察着外面。一回头,看到叶修正蹲在柜子前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蓝河问。

“药箱。”

“药箱?你怎么了?”

“没事儿,擦破点皮。”

叶修拎着药箱走到沙发边坐下。

蓝河接过药箱放在茶几上,坐在叶修对面的地板上,一边打开药箱往外拿可能要用到的工具和药品,一边看叶修干净利落的把本来缠在伤口上的破布条撕了下来。

原本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因为撕扯又渗出血珠来。

蓝河拉过叶修受伤的左手看了一下:“这是枪伤?”

“嗯,不过只是擦到一点,没事儿。”

蓝河右手拉着叶修的左手,左手撑着下巴,开启了推理模式。

“都动枪了,那肯定不是小事。”

“可是今天并没有人报警说有黑帮火拼的,那肯定是在很隐蔽的地方。”

“是你的仇家寻仇吗?”蓝河看着叶修问。

叶修已经自己用钳子夹着一块棉花处理起伤口了。叶修看了一眼蓝河又低头继续处理伤口,没说话。

蓝河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继续说:“你的仇家们最近好像没什么异动。除非还有我不知道的仇家,这得注意。”说着,拿出手机记了条便签。

“如果不是仇家寻仇,那就是你们帮派的事。需要你出马,那级别一定不低。能伤到你,那对方一定也有高手在。”

蓝河突然换了一个很严肃的表情盯着叶修。

“你们是不是要搞什么大事情?”

“对家是谁?”

“是谁伤了你?”

“行了,”叶修从蓝河手里抽回自己受伤的左手,用右手和嘴配合着给包扎伤口的绷带打好最后的结,“别瞎想了。”

“你是我的线人,应该告诉我线索的。”蓝河还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叶修。

“你的线人出生入死一天了,能不能劳驾弄点吃的?”

“好吧。”

蓝河关闭推理模式,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香菇炖鸡面怎么样?”

“换口味了?”

“听起来营养点。”

“还不是方便面。”

一会儿蓝河就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在了叶修面前的茶几上。

“伤员,请用吧。”

“你呢?”

“你先吃吧。”

蓝河坐在旁边看着叶修吃面。

“你在想什么?”叶修见蓝河不说话,就问道。

蓝河:“如果有一天我们兵戎相见,怎么办?”

叶修转过头,嘴里还含着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面:“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有很多事瞒着我。要是有一天被我在现场碰到,你要我怎么办?”

“你瞎想什么呢?”叶修用完好的右手揉了一下蓝河的头发,“我是你的线人啊。”

叶修边说边把蓝河压倒在沙发上,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立场。

[叶蓝]喝一杯

       某场全明星赛

       蓝河站在观众席里正卖力的给偶像黄少天加油。一场结束回头一看,旁边不知道怎么多了一个穿着运动服的人。

       仔细一看,眼前这人居然是叶修!刚才还在旁边的笔言飞呢?

       蓝河:“叶神?”

       叶修正看着他笑。

       “叶神怎么在这儿?”

       “你们喻队说这边随便坐。”

       “这边是蓝雨的观众席。你不是应该坐在兴欣那边吗?”

       “不用。这儿挺好。”

       场上比赛又开始了,蓝河又开启脑残粉的狂热模式,叶修则平静的坐在位子上看比赛。

       一局完了,蓝河虚脱一样的跌坐回座位上,看见旁边的叶修正用手机跟人聊天。

       “你这算作弊吗?”原来跟叶修聊天的是正在比赛的新嘉世的队长邱非。

       叶修抬头看了一眼蓝河。

       “我不是故意看的,不过这好像事关比赛的公平性。”

       “我只是给点建议,邱非可是我亲徒弟。”

       切,蓝河给了叶修一个大大的白眼。

       “乔一帆也是你徒弟?你徒弟可真多。”

       原来叶修又换了一个对象聊。

       “可不是,教科书哪有那么好当的。一帆可是我亲队友。要不要我也指导你一下?”

       “谢了。”

       一局开始了,蓝河又恢复到脑残粉的状态。

       “你什么时候能这么卖力的给我加油啊?”

       “黄少可是我亲偶像。”蓝河头也不回地说。

       “机会不多了。”

       “什么意思?”蓝河奇怪地问道。

       “没时间了。”

       “嗯?”蓝河转头看着坐在座位上盯着赛场上的叶修。

       “一会儿去喝一杯?”叶修说。

       “你不看比赛了?”

       “看了。这位置不错。”

       蓝河无语,明明兴欣也有专门的席位,而且叶修可以进队员席位的,干嘛跑这儿来坐着?

       “完了我在工作人员出口等你?”叶修继续说到。

       蓝河狐疑的看着叶修。

       “喝一杯呀。”

       “哦。”


       比赛结束后蓝河把手上的工作做完,跟大春说了一声就单独先离开了,到工作人员出口一看叶修已经换了一件兜帽的运动外套在等着了。

       “叶神,不好意思,来晚了。”

       “没事,走吧。”

       叶修熟门熟路的在前面带路。

       “叶神要去哪儿?”

       “跟我走吧,这附近我还挺熟的,知道一个不错的地方。”


       两个人此时正坐在一家奶茶店里。

       “叶神,我们两个大男人躲在这里喝奶茶是不是有点奇怪啊?”

       “那你想喝什么?”

       “喝一杯,一般不是应该喝一杯酒吗?”

       “我酒量不好。”

       “所以你说的喝一杯,其实是喝一杯这个?”蓝河疑惑地看着手里的奶茶。知道职业选手基本不喝酒,他以为叶修已经退役,所以无所谓,哪知道他根本不能喝。

       “你喜欢喝奶茶?”蓝河问叶修。

       “沐橙喜欢,所以以前比赛完我经常陪她过来喝奶茶。有时候是吃冰淇淋。”

       “那今天怎么没陪她?”

       “她现在有很多人陪了。”

       “所以?”

       “所以叫你来陪我了。”

       蓝河不知道这话该怎么接下去了。

       “你刚才说机会不多了,是什么意思?”

       “就是字面意思。”

       “嗯?”

       “我真要退了。”

       蓝河呆呆地看着叶修。

       “赶紧珍惜吧。”

       “不相信。”蓝河淡淡地说。

       “我什么时候骗过你?”

       “你现在状态不差呀,干嘛要退?”

       “也不是马上就退,慢慢来吧,等他们能接班了就完全退下来。”

       “哦。”

       “到时你带我到网游里玩?”

       “叶神别开玩笑了,好吗?”

       “职业圈混不下去了就只能混网游圈了。”

       “别,大神你还是在职业圈里呆着吧,别来折腾我们了。”

       “别呀,到时大家一起玩呀,蓝溪阁一统天下指日可待呀。”

       “是兴欣要一统天下了吧?那可是你的亲公会。”

       “我要走上一段新的人生了,你愿意一起吗?”叶修突然一本正经地问。


[叶蓝]回归

叶视
        偌大的办公室只有办公桌上电脑屏幕的一点亮光映着叶修专注的脸。

        电脑屏幕上的光以很快的速度在变换亮度,但叶修的表情一点没有变化,只是手上一直保持着快速的操作。

         突然,办公室门被推开了一点,叶秋探进头来,“哥,你又通宵?”

         “嗯。”叶修盯着电脑屏幕,眼睛都没抬一下。

         “又在玩游戏?你知道今天的会很重要吗?” 

         “嗯。” 

        叶秋见多说也没用,只能关上门,退出了叶修的办公室。 

蓝视
        清晨6点,蓝河早早的起床洗漱好,在阳台上边喝牛奶边伸了个懒腰。

        小区环境不错,清晨的空气特别好,蓝河觉得深呼吸几口新鲜空气可以让昨晚熬夜玩游戏的脑子清醒一点。 

        蓝河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带着昨天就整理好的行李箱出发了。 

        今天要去北京参加一个重要的会议。 

        今天酒会上,蓝河绝对是黑马,下午会上的表现想必已经传开了,从此圈内的女人又多了一个想要捕获的对象。

        叶修坐在酒会的一个角落,冷冷的看着被几个衣着暴露的美女包围着的蓝河。 

        蓝河今晚穿了一身蓝色西装,很随意的只扣了一颗纽扣,露出里面的白色衬衫,头发好像也挑染了几缕深蓝,在酒会刺眼的灯光下有点闪光。手里拿着一个倒了三分满的酒杯,还是非常温柔的微笑。让叶修想起有一年的全明星赛后的酒会上。

        全明星赛除了给粉丝们一个狂欢的机会,也给了职业选手一个相聚的机会。

        平时除了赛场上,很少有机会见面的选手们这时全都聚在一起。原本主办方蓝雨事先安排好的酒会座次,没几分钟就乱了,选手们东一群西一群的,有围在一起聊天打趣的,有在一起讨论荣耀的,有被粉丝围着照相签名的。

        叶修坐在兴欣一群人的中间,一只手里夹着一支烟,另一只手里拿着一只打火机转来转去,迟迟没有把烟点燃。他的视线被会场另一角的一群人吸引了。

        那是蓝溪阁公会的“五大高手”,正被几个幸运粉丝围着。蓝河在网游里是出了名的好人缘,这时正帮几个粉丝拍照。蓝色的西装外套已经被脱下搭在旁边的椅背上,衬衫最上面的一颗钮扣也解开了,袖子整齐地挽起了一半。一会儿和粉丝自拍,一会儿又帮粉丝跟其它人合照,五个人里就他最忙,但他一直保持着微笑。

       叶修拿着烟和打火机站起身来,旁边的包子问道:“老大,你去哪儿?”

        “抽烟。”叶修简单的回了一句就朝蓝河走去。

        还没走到蓝河身后,粉丝看到叶修过来,齐刷刷的全围了过来。

        蓝河转过头来,看到是叶修,打了个招呼,走到叶修旁边。

        围拢过来的粉丝有要拍照的,有要签名的。

        “我帮你拿着吧。”蓝河很善解人意的跟叶修说。

        “嗯。”叶修把手里的烟和打火机递给蓝河。

        等叶修帮粉丝签好名,拍好照,才接过蓝河还回来的打火机和烟。

       “真是不好意思啊,我本来是想出去抽烟的,没想到把你的粉丝圈走了。”

       “没关系啊,他们也不是我的粉丝,都是公会里的朋友。”蓝河温柔的笑着回答叶修。

现在 

        叶修站起身,朝蓝河走去,围在蓝河身边的美女看到叶修走过来,全一溜烟的跑掉了。

        “真是不好意思啊,把你的粉丝全吓跑了。”叶修对蓝河说到。

        蓝河看着叶修,笑笑没说话。

        “以前粉丝看到我,都喜欢得不得了。现在这些美女看到我,就跑得飞快。真是岁月不饶人啊。”叶修“感概”到。

         蓝河转头看着旁边的叶修。

        “恭喜蓝总,以后我又是你的了。”叶修戏谑的对身边的蓝河说。 

        蓝河举起手里的酒杯,冲叶修微微一笑,然后向宴会厅外的阳台走去。 叶修跟在后面,从口袋里掏出一根烟点上。

        酒会结束,叶修跟蓝河回到了酒店房间。

        蓝河边脱西装边对叶修说:“居然自己卖自己,你怎么想出来的?”

        “谁让我是MVP呢?作为买方要买当然是买最有价值的东西。而卖方只有最有价值的东西才能卖出高价。而我就是这个项目的灵魂。”

       “你现在可不是老板了。”

        “没关系啊,我对买家很满意啊。辛苦你了,小蓝。”

        “我的辛苦到头了,你的才刚刚开始,这一大笔债你要慢慢还了。”

        “你对我没信心?”叶修轻轻的捏着蓝河的下巴。

        蓝河利落地拍开叶修的手,“懒得管你,我睡觉了。”

        “这么早?不上游戏玩会儿?”

        “不了,太累了。总算能好好睡一觉了。”

        第二天一早,蓝河早早起了床,叶修一边揉眼睛一边问:“这么早?去哪儿?”

       “回G市。”

         蓝河今天穿了一身T恤加牛仔裤。

        “蓝总穿这么随便?”

        “觉得可以轻松一点了。”

        “不带我?”

        “你今天能走?”

         叶修丧气的躺回床上。

       “好歹回家吃个饭吧?”

       “你家?”蓝河记得上次去叶修家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算了吧。”

       “叶秋呢?不和他道个别?” 

       “经常联系。”

       “我就觉得他经常啰嗦得不正常。”

       “我先走了,你把事情处理好再过来吧。”

       “明天。”

       “随你。”

       “你不是说明天来吗?”蓝河收到叶修的消息,很是吃惊。叶修只比他晚到5小时。

       “你事情处理完了?”

       “叶秋会处理的。”

       “你这算离家出走吗?”

       “我回过家了,跟我老爷子和我妈都告别过了。”

       “连件行李都没有?”

       “我现在是回我自己家,要带什么行李?”

       “你是打了个电话告别的吧?”

       “打个电话哪用得了5小时?我恨不得当时就跟你走。现在没你的地方,我一分钟都不想呆。”

【B萌许博远】沉迷拉票…

顾君离:

#蓝河#
b萌是在b站的投票!给动画角色投票!


(´°̥̥̥̥̥̥̥̥ω°̥̥̥̥̥̥̥̥`)我不会说什么漂亮话,也找不到许多应援视频贴出来。我只想给你们讲讲我所知道的许博远。


(´・ᆺ・`)许博远不是一个张扬的人,甚至没有能让人给他刷一屏的经典台词。


(´°̥̥̥̥̥̥̥̥ω°̥̥̥̥̥̥̥̥`)许博远是个普通人,和打游戏的你我一样,他是去新区开荒的分会长,带带新人,给战队拉拉人气。


( •ิ_• ิ)他操作不顶尖,会被叶修吊打,他也没有大神心脏(zang一声),他只是一个踏踏实实的年轻人。


(。•́︿•̀。)他的偶像是黄少天,所以他游戏的角色都是剑客。如果你看过原著,就知道他在神之领域的大号叫蓝桥春雪。蓝桥春雪君归日,秦岭秋风我去时。


(。•́__ก̀。)许博远是个温柔又可爱的人,他厌倦了公会间的勾心斗角,开小号绝色去叶修的公会当卧底,却被叶修任命为保姆,从此有了小保姆的称号。


( ˘•ω•˘ ) 如果你问我许博远哪里好,他没有主角光环,他也不是什么大神,他甚至都不是一个职业选手。但这也恰恰是他吸引人的地方。


(*/ω\*)他和你我一样,都只是个热爱游戏的普通玩家,这种亲切感,仿佛是游戏里带团的好脾气团长,声音好听,操作比普通人强了一点,平易近人,不像大神们那样遥不可及……


许博远特别好,你不想支持他一下吗?
请投【许博远(蓝河)】一票吧!!!


————————————


无论如何,我们也只是希望蓝河小天使能走的更远一点啊。


如果内战不可避免,请让蓝河败在叶修手里吧!


许博远只是虫爹书里的一个小角色,却也是光芒万丈的小角色。这大概是他唯一一次能和职业大神们比肩的机会了。


他虽然普通,却独一无二。


无论是蓝河还是许博远,他都是那个最可爱最温柔的小蓝。


求各位大佬眼熟一下这个小青年!
【许博远(蓝河)】
您的每一票对他都很重要!感谢!
——————————————
umm种子选手什么的我知道,但是我只是不想看见只有自己上场的小蓝被人压着,小蓝一直都是我心头的爱。


依旧,带单投小蓝票根私聊我可以点梗。


作为一个初始吃叶蓝的人,限定点叶蓝梗吧。
如果特别想吃别的cp也可以,只要投小蓝,什么cp我都写!
哭着求你们…


lof还有一篇应援,求推荐,求扩散,求让更多人支持一下蓝蓝orz

贤正有个高中女同学,
法门寺有玛利亚T,
法门寺说你为了一个女人离开我,
贤正说我要一枪毙了她。

😏

谢谢大家!

今天算是一个小小的纪念日,写得不多,还是新手,非常感谢大家的厚爱!

总能找到你

蓝:君莫笑,又是你?!

叶:不管你换多少小号,只要你还在玩荣耀,我就能找出你。/抽烟.jpg

今天看到一个关注的太太开了小号,太太的文写的好,大家总能找到的。

生日快乐

蓝:等我哦。
        不用等太久,我很快就能赶上你了。

        (因为我每年可以过两次生日啊^O^)

20岁生日快乐

叶:小蓝,我20岁了。
       不用去太远了,台湾就好。
       我等你。

[叶蓝]试后


叶修上午跟蓝雨战队沟通完,谢绝了喻文州说一起去蓝雨食堂共进午餐的邀请,轻车熟路的溜到蓝溪阁公会工作室门口。

因为是午饭时间,三三两两的工作人员在进进出出,看见叶修也不吃惊,叶修一边和周围的人随意的打着招呼,一边站在工作室门口往里面张望。

叶修看着蓝河的位置上空着,就问正准备去食堂吃饭的笔言飞:“蓝河呢?”

笔言飞还没来得及回答,就听见春易老在工作室最里面在位置上吼了一声:“请假了!”估计看见叶修出现就知道他要找谁了。

“请假了?”叶修疑惑了一下,掏出手机,拨了一个最近联系的号码。蓝河可是相当敬业的,一般没特别特殊的情况都不会耽误工作。

电话通了,没人接,也没有挂断,叶修一直重拨,都是“你所拨打的电话暂时无人接听”。

“嗒”,门开了,有人进来了。

蓝河蒙在被子里,睡也睡不着,起也不想起。有人来了,也不想管,反正这房子的钥匙除了他就只有一个人有。

叶修走到床边坐下来,想把蓝河蒙着的被子拉开来,没想却被蓝河从里面死死的拉住了。

“怎么了?”

“很不舒服吗?班都不上了。”

叶修一手轻轻拍着被子,一手拿起蓝河放在床头柜上的手机,熟练的划开密码,打开通讯记录一看,好吧,笔言飞的电话就接了,就他的电话一个没接。

看来不严重。

“你在生气?”叶修凑近被子,轻声的问到。

“你烦不烦?!”哪想蓝河突然拉开蒙在头上的被子,正对上叶修凑过来的脸,距离近的两个人都愣住了。

叶修迅速的坐直拉开了距离,蓝河也把头转到一边。

两个人尴尬了好一会,还是蓝河先打破了沉默:“你怎么回来了?”

“谁让你不接电话,我不回来看看,要是有什么事,蓝雨上下不得找我要人?”

“切,跟你有什么关系?”

“还没关系?”叶修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收起了原本带着几分戏谑的脸。

蓝河难得看到叶修这么严肃,无奈的坐起来,用手抹了一把疲惫的脸。

“你先出去吧,我要起床去上班了。”

叶修又拿出他惯用的嘲讽脸,嬉皮笑脸的对蓝河说:“你还没吃饭吧,家里有什么吃的?”

“不知道。”

蓝河把脸埋在手里,看起来完全不想要起床的样子。

“那我去看看。你快一点,我下午还要和你们战队开会。”

叶修说完出了房间,把门关上,把蓝河一个人留在房间里。

厨房里叮叮当当好一阵忙乱,也不知道叶修在弄什么。

等蓝河从迷糊中再清醒过来的时候,外面已经没有动静了。

蓝河换好衣服,晃晃悠悠的出了房间,到卫生间洗漱好,出来一看,客厅的桌上放着两碗泡好的方便面。

叶修正站在阳台上一边抽烟一边看着他。

“面冷了,要热一下吗?”

“不用了。”蓝河坐下,端起一碗就吃。从昨晚饿到现在了,那还管热不热。

叶修摁灭了烟,也走过来坐下,吃起另一碗。

“你怎么还没走?不是要去战队吗?”蓝河边吃边问。

“什么时候蓝雨要给我打考勤了?”

切,蓝河送了叶修一个白眼。

蓝河三两下吃完面,抽了张纸巾抹了下嘴:“你慢吃,我走了。”

“诶,别急啊,一起啊。”

“蓝雨要给我打考勤!”蓝河拿起手机钥匙就准备出门。

叶修喝完面汤就跟过来和蓝河一起在门口换鞋。

“你要是不喜欢,晚上我去住酒店吧。”

“随你!我晚上通宵。”

“啊,好可惜啊。我明天要回兴欣了。”

“你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