口袋空空

【叶蓝】受伤了

A

警察叶X黑道蓝

叶修靠在墙角抽着烟,眼光冷冷地盯着蓝河。

蓝河靠在沙发上,白色衬衣敞开着,头发还湿漉漉的,已被汗水沁湿了。头偏向一边,微眯着眼睛,故意避开了叶修的目光。

家庭医生正给蓝河包扎受伤的左手腕。偶尔一下吃痛,蓝河也不出声,只是皱皱眉,但每一次都逃不过叶修的眼睛。叶修也不说话,只通过狠狠地吸烟来平静自己。

医生明显感觉到气氛不对,以最快速度处理好伤口包扎完,匆匆离开房间。

蓝河斜靠在沙发上,闭着眼睛,没有要开口的意思。

叶修又拿出一支烟,边点边问:“这是怎么回事?”

蓝河闭着眼,漫不经心的回答:“没什么。”

叶修:“这样了,还没什么?”

蓝河睁眼看看自己包着白纱布的左手,举起手腕试着转动了一下:“小事情。”

叶修:“你怎么没跟我说?”

蓝河:“说什么?警察叔叔,黑帮火拼。我怕?!”

蓝河用完好的右手撑着沙发站了起来,也许是躺太久了,头有点晕,身体晃了晃。蓝河摁了摁太阳穴,稳住身形后,慢慢向浴室走去。

叶修的眉头皱得更紧了,但他没再说什么,向门外走去。

“别走。”

叶修听见蓝河的声音,转身就看到蓝河已经由刚才逞强的样子变成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又不忍心走了。

“受伤了。”蓝河举起包着纱布的左手。

五分钟后蓝河就后悔自己刚才说的这句话了。

“住手!纱布要弄湿了!”

“你不是挺厉害吗?”

“白痴啊,你停下来!”

“你混黑道呀,你火拼呀。”

“我受伤了!”

B

黑道叶×警察蓝

蓝河警惕的透过窗帘边的缝隙往外面张望。

“别看了,没人跟踪。”叶修顺手拍开了墙上电灯的开关,屋子里一下亮堂了起来。

“你干什么?小心点好。”蓝河一边责备叶修,一边仍警惕的观察着外面。一回头,看到叶修正蹲在柜子前找东西。

“你在找什么?”蓝河问。

“药箱。”

“药箱?你怎么了?”

“没事儿,擦破点皮。”

叶修拎着药箱走到沙发边坐下。

蓝河接过药箱放在茶几上,坐在叶修对面的地板上,一边打开药箱往外拿可能要用到的工具和药品,一边看叶修干净利落的把本来缠在伤口上的破布条撕了下来。

原本已经止住血的伤口因为撕扯又渗出血珠来。

蓝河拉过叶修受伤的左手看了一下:“这是枪伤?”

“嗯,不过只是擦到一点,没事儿。”

蓝河右手拉着叶修的左手,左手撑着下巴,开启了推理模式。

“都动枪了,那肯定不是小事。”

“可是今天并没有人报警说有黑帮火拼的,那肯定是在很隐蔽的地方。”

“是你的仇家寻仇吗?”蓝河看着叶修问。

叶修已经自己用钳子夹着一块棉花处理起伤口了。叶修看了一眼蓝河又低头继续处理伤口,没说话。

蓝河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答案,又继续说:“你的仇家们最近好像没什么异动。除非还有我不知道的仇家,这得注意。”说着,拿出手机记了条便签。

“如果不是仇家寻仇,那就是你们帮派的事。需要你出马,那级别一定不低。能伤到你,那对方一定也有高手在。”

蓝河突然换了一个很严肃的表情盯着叶修。

“你们是不是要搞什么大事情?”

“对家是谁?”

“是谁伤了你?”

“行了,”叶修从蓝河手里抽回自己受伤的左手,用右手和嘴配合着给包扎伤口的绷带打好最后的结,“别瞎想了。”

“你是我的线人,应该告诉我线索的。”蓝河还是用疑惑的眼光看着叶修。

“你的线人出生入死一天了,能不能劳驾弄点吃的?”

“好吧。”

蓝河关闭推理模式,站起身往厨房走去。

“香菇炖鸡面怎么样?”

“换口味了?”

“听起来营养点。”

“还不是方便面。”

一会儿蓝河就将一碗热气腾腾的方便面放在了叶修面前的茶几上。

“伤员,请用吧。”

“你呢?”

“你先吃吧。”

蓝河坐在旁边看着叶修吃面。

“你在想什么?”叶修见蓝河不说话,就问道。

蓝河:“如果有一天我们兵戎相见,怎么办?”

叶修转过头,嘴里还含着没来得及吞下去的面:“什么意思?”

“我觉得你有很多事瞒着我。要是有一天被我在现场碰到,你要我怎么办?”

“你瞎想什么呢?”叶修用完好的右手揉了一下蓝河的头发,“我是你的线人啊。”

叶修边说边把蓝河压倒在沙发上,用自己的实际行动证明了自己的立场。

评论(3)

热度(89)